今天是2019年8月2日 星期五,歡迎光臨本站 安徽泓濟環境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網址: www.otuajp.tw

行業動態

聲音 | 蒸發塘之困

文字:[大][中][小] 2015-1-21    瀏覽次數:1087    
       事出2014年9月。媒體曝出,內蒙古自治區騰格里沙漠驚現大量污水池,舉國嘩然。接著,國家主席習近平就這一事件做出批示。接著,關于蒸發塘的“丑聞”此起彼伏。

       蒸發塘本是一種濃鹽水處理設施。其原理是將處理后剩下的無法回收的濃鹽水儲存在一個經防滲處理的池子里,通過自然晾曬蒸發,最后剩下的廢鹽被挖走深埋。國內最早有化工企業用蒸發塘處理污水,規模較小。后來隨著企業占地面積縮小,這種污水處理方式漸漸地被廢棄。進入21世紀,現代煤化工和環保意識同時興起。從中央政府到各地政府都鼓勵上煤化工,但又都要求零排放,即污水全部回用不能外排。但是,別的還好水,污水中的鹽無法降解,只會在循環工程中不斷濃縮,直至形成濃鹽廢水。濃鹽水處理成本太大,大到要吃掉全部利潤。沒有人上項目會傻到不求利潤。但政府不管這套,反正項目書上沒有零排放仨字就不批。正所謂天無絕人之路。煤化工示范項目大都將在人跡罕至的西北富煤地區。那里幅員遼闊,陽光充足,風沙強勁。就這樣,從第一個示范項目神華包頭煤制油項目開始,進十年來,隨著現代煤化工項目的扎堆上馬,一個比一個大的蒸發塘路雨后春筍般出現在祖國的沙漠中、戈壁上。

       蒸發塘的設計要根據和裝置規模、當地氣候和蒸發量。蒸發塘的作用,要有兩個前提條件作保障。一是有一定深度,無滲漏;二是排入蒸發塘的應是經過多個污水處理環節之后的濃鹽水,其COD等污染物含量應該很低,嗅覺上沒有異味。但據陸續被曝光的蒸發塘來看,無一合格,普遍存在多項污染物超標。

       當然,被曝光的蒸發塘遠不止來自煤化工項目。近幾年來,不僅是煤化工項目,電力、化工、造紙等幾乎所有健在西北地區有污水生產的工業項目都開始采用這種事半功倍的“環保設施”。據媒體不完全統計,中國西北地區大型蒸發塘超過100個。而“西北系”蒸發塘的弊病也充分暴露出來。西部地區雖然號稱蒸發量大,但一年中有半年封凍期,沒有太陽。二是防滲處理不過關,滲漏嚴重。按媒體的披露,有的企業拿普通塑料膜做防滲膜,有個干脆不做防滲處理。三是由于前端處理的不好,造成排入蒸發塘的污水成分復雜。本來外觀應清澈如湛藍海水的濃鹽水,變成浮著一層油膜的污漿。油膜把水和空氣隔絕開,水分無法蒸發。

       是搞煤化工的都不知道蒸發塘的問題嗎?當然不是。設計人員明明知道蒸發塘先天不足,卻仍舊煞有介事地設計出一個個蒸發塘;生產企業明明知道蒸發塘成了污水池,卻仍舊不動聲色地匯報著環保成績。他們頂多是在聽到有人炫耀達到零排放時,私下嘲諷一番。

       零排放這件黃帝的新衣,究竟是誰逼煤化工產業披上的?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經濟出現了高速增長的10年。而這個高速度的推動手恰恰是政府。2004年6月30日,國務院出臺《能源中長期發展規劃綱要》(2004-2020),明確“要組織實施對大型、高效煤的氣化技術開發,突破一氧化碳轉化、凈化、催化合成等關鍵性技術”。從此,是政府生生地把煤化工推進“瘋了”的行列。在那樣一種遍地開花、大干快上的氛圍中,什么煤化工前景不明,誰聽得進去?在這種形式下,煤化工產業還能保持科學的、審慎發展的節奏才怪。因為,所有蒸發塘都是經過環保部門審批通過的,都是在政府眼皮子底下晾著的。

       另一個極端又出現了:過去上項目是沒有零排放仨字不批,現在是要有蒸發塘仨字就不批。
       今后怎么辦?
       從具體工藝上講,不應一棒子打死蒸發塘。在偏遠地區,只要防滲做得好,蒸發塘這種設施還是符合多快好省的原則的。特別是從安全生產的角度考慮,現代煤化工項目都在示范摸索階段,不能保證所有工程都能安全運行,萬一出現問題,蒸發塘就可以起到緩沖作用。據了解,《濃鹽水的蒸發塘設計規范》已于2013年由能源部委托立項,初稿已編寫完成,但尚未公開征求意見及發布。一些較有實力的項目,則在污水處理回用上加大投資。比如新疆伊犁新天年產20億立方米煤制氣項目,在目前國內煤化工項目中最大的蒸發塘基礎上,又配備了一套結晶裝置,使整個污水處理過程的投資達到四五個億。

       有人說,這樣的環保投資會令一些企業對煤化工項目打退堂鼓。但這是好事。利用環保門檻來對煤化工進行優勝劣汰,比其他任何行政手段都科學。

       編輯:武志婷
       文章節選自《中國煤化工》
       圖片來源網絡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向上]
上海二八杠